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时尚

刘邓大军解放重庆1份公告抵10万雄兵

2019-02-03 02:11:53

刘邓大军解放重庆 1份公告抵10万雄兵

刘伯承(1892~1986),原名明昭,重庆开县人,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,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,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。1911年参加辛亥革命,入学生军,参加了护国、护法战争。加入中国共产党后,组织过沪顺起义、南昌起义,先后任过中央红军总参谋长、八路军一二九师师长、第二野战军司令员、军事学院院长、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。 刘伯承写给侄儿刘宽泰的书信 张永波 翻拍   6月13日,六店子,刘伯承的堂侄孙刘武青和外侄孙陈代庆探望刘伯承故居。 张永波 摄   开栏语:时光荏苒,岁月峥嵘,在我党90年的光辉历程中,曾经闪耀着多位红色将星,与重庆这座城市结下不解之缘的也为数不少,他们有的从重庆走出去投身革命,有的则在重庆工作和战斗过。时值建党90周年之际,今天我们通过对话专家、寻访相关历史见证人,将这些将星的故事集纳推出,与读者分享。   【重庆记忆】   1949年10月1日,作为开国元勋的刘伯承,和毛泽东、朱德等一同登上天安门城楼,出席开国大典。此时他虽身在北京,但心系国民党黑暗统治之中的大西南。两个月之后,11月30日,刘邓大军顺利解放重庆,让这座西南重镇翻开了崭新的一页,而指挥这场战役的正是刘伯承和邓小平。   战略部署:  声东击西解放大西南  在开县刘伯承纪念馆,收集了解放重庆时的大量影像资料、图片和实物。   纪念馆管理处党支部书记刘运万介绍,1949年6月,经过渡江战役,国民党残存的兵力仅剩150万人,大部分溃退到西南。蒋介石坐镇重庆,准备负隅顽抗。   “当时,蒋介石分析认为,解放大军会从北面进攻,于是将嫡系胡宗南集团部署在秦岭、汉中、川北一带,扼守天险秦岭、大巴山、武陵山,阻止解放军入川。”刘运万介绍说,针对蒋介石的军事部署,中央制定了大迂回大包围的作战方针。   开县退休老干部王承哲研究刘伯承30年,早期曾与人合着《刘伯承戎马生涯七十一年》,说起刘伯承解放重庆,他如数家珍。据他介绍,1949年9月初,第二野战军开始向湘西、鄂西开进,第3兵团主力在陈锡联、谢富治指挥下,以隐蔽方式向湖南集结。   9月7日,刘伯承动身去北京,参加开国大典的一系列活动。10月21日,刘伯承和邓小平匆匆乘车南下,投入了解放大西南的战役中。第二天,他们赶到徐州,登上第二野战军司令部西进列车的指挥车厢,立即投入到紧张工作中。10月23日,他们发出了进军川黔的作战命令。   王承哲说:“为了迷惑敌人,隐藏解放大军的战略意图,刘伯承率指挥部经津浦、陇海铁路公开乘火车西进。行至郑州,刘伯承大张声势,特意出席群众欢迎大会,发表讲话,故意放风,宣布解放军要西进四川,给敌方造成二野主力首先从陕南入川的错觉;随后则秘密南下直奔湘、鄂西;在战役发起前,敌人毫无察觉。”   11月1日,二野在南起贵州天柱、北至湖北巴东约500公里地段上实施多路攻击,掀开了解放大西南战役的序幕。  政治攻势:  一份公告抵10万雄兵  在刘伯承纪念馆,还见到了一份《第二野战军司令部对滇黔川康国民党军政人员的公告》复制件。纪念馆管理处宣教科科长彭婧告诉,这份公告可谓抵得上10万雄兵,使数十万国民党官兵起义投诚,为迅速解放大西南创造了条件。   1949年11月21日,刘伯承和邓小平在西南前线发布公告,向西南国民党军政人员提出“四项忠告”,号召他们停止抵抗,投向光明,改过自新,立功赎罪,并明确规定了政策界限,对业已起义和投诚的武装,一律暂不编散,不收缴武器,指定地点集中,听候处理。   “‘四项忠告’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12月9日,国民党高级军政官员卢汉、刘文辉、邓锡侯、潘文华等,分别率部在昆明、雅安、彭县宣布起义。12月10日,国民党军第十九兵团副司令官王伯勋率部在贵州盘县起义。12月11日,第二十二兵团司令官兼第七十二军军长郭汝瑰率部在宜宾起义。这些起义,加速了国民党军的分化和瓦解。”   亲历讲述:  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  今年83岁的袁学诗是安徽阜南县人,曾是二野第三兵团11军33师直属队工兵连一名排长。在他的家中,珍藏着一枚解放大西南的纪念章。1958年,袁学诗转业到刘伯承的家乡开县,曾任开县政协副主席。   袁学诗说:“我们是从湘西进入黔江,由于国民党将防御重点放在了川北,因此一路上进展顺利,遇到的抵抗很小。”袁学诗清楚地记得,他们一路沿着黔江、彭水、武隆、南川行进,在南川白马山,将宋希濂集团和罗广文兵团3万余人歼灭。   见大势已去,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,溃不成军。袁学诗和战友们不顾疲劳,分路挺进,控制东至木洞、西至江津百余里的长江南岸,伺机渡江。11月29日晚上,先头部队冲向重庆近郊的白市驿飞机场,蒋介石于次日凌晨慌忙爬上飞机逃往成都,重庆守敌也弃城西逃。   30日下午,解放军先锋团从三面渡江攻占重庆城,“12月1日上午,重庆各界群众自发走上街头,欢迎解放军入城,当时战斗部队走在前面,我们工兵部队走在后面,场面十分热烈,不少群众挥舞着彩旗,欢迎解放军到来。”时隔多年,袁学诗回忆起当年的盛况,仍旧情绪激昂。   【人物片断】  节俭朴素 告诫家人以德才为标准  在刘伯承纪念馆,陈列着一个漱口盅、两把牙刷和一件黑色皮大衣,这些都是刘伯承解放大西南时所使用。漱口盅瓷面泛黄,一些地方已经脱落,两把牙刷的毛被刷得参差不齐,而那件皮大衣,虽然陪伴刘伯承走过了烽烟岁月,但至今仍无丝毫破损。   今年64岁的刘武青是刘伯承的堂侄孙,重庆解放后,曾多次见过刘伯承。他说,刘伯承在生活上十分节俭,漱口盅、牙刷用了许久也舍不得扔。有一次他和父亲去见刘伯承,恰好碰到他在吃饭,刘武青看见,刘伯承吃的菜和其他战士一样只有一两样,都是从食堂打来的。   刘伯承对家人要求严格。刘武青向出示了一封信的照片(原件藏于刘伯承纪念馆),那是1950年1月,刘伯承主政西南,将刘武青父亲刘宽泰介绍到重庆土产公司工作,并给他写了一封信(见左图),告诫他好好学习政治,好好工作,要以德(忠实于革命)、才(能为革命作好事)、资(与人民大众结合有资望)为标准!如今,刘武青将这封信当作传家宝,记诵在心。和刘伯承的赫赫战功一样,这些高山仰止的品德,永远留在后辈人的心中。   难忘故乡 死后骨灰撒开县  1986年10月7日,94岁的刘伯承因病在京逝世,遵照他生前夙愿,骨灰播撒在太行山区、淮海大地和他的故乡——开县赵家镇。此时,他已阔别故乡65年。   据了解,1911年冬,刘伯承离开家乡投身辛亥革命,1921年7月16日率川军第二混成旅1团回到开县,布防于陈家场,不到一个月他又奉命率队出征,从此以后,他一直驰骋沙场,再没有见到家乡的青山绿水。“其实刘伯承是一位十分恋家的人,在主政西南期间,他曾多次抽空回到大坪六店子看看自己的旧居。”刘武青说,那时重庆刚解放,刘伯承夜以继日地工作,根本没时间回开县故居看看。   常年工作在外,刘伯承十分牵挂家乡的亲人和乡亲,“他想家乡了,就委托我父亲回家乡看看,然后通过书信向他汇报。”刘武青说,此后由于工作和身体原因,刘伯承回家乡的愿望一直压在心底,直到去世后,才了却了夙愿。   【专家点评】   重庆当时作为西南的工业和商业城市、蒋介石苦心经营的老巢,能够被迅速解放,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。   重庆的解放,与中央的英明决策和刘伯承、邓小平运筹帷幄分不开,彻底结束了重庆人民受奴役、受压迫的时代,标志着重庆的历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,也宣告了国民党割据西南、东山再起阴谋的破灭。   ——刘伯承纪念馆管理处党支部书记刘运万

珠三角水转印喷漆价格
漳州三角梅公司
usb2.0HUBIC厂家直销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